用户名:  密码:       注册帐号
收藏本站
  • 首页
  • 校园动态
  • 学校概况
  • 部门办公
  • 教学管理
  • 教育教研
  • 德育之窗
  • 特色教育
  • 师生风采
  • 视频点播
  • 您的位置: 主页 > 德育之窗 > 安全教育 >
    中国地质教育理念与精神的百年嬗变
    信息来源:西安翻译学院新闻网  ‖  发稿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8-07-30 04:20  ‖  查看次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有人说,从中国地质人身上能感受到三种气质:有战士般的热血、钻头般的韧劲和隐士般的蛰伏。这是为什么?

      “夫以国人之众,竟无一人,焉得详神州一块土之地质,一任外人之深入吾腹地而不知也,已可耻矣!”我们或许可以从章鸿钊先生的话中读出这种气质的起源。

      一百多年前,一群年轻人胸怀“我虽年少知自勉,须扶衰弱佐中华”的科学救国使命赴欧学习地质学。凭着这种滚烫的爱国情怀,中国的地质先辈们开创了用构造活动性研究地震的先河,找到了中国寒武系下、中、上三分的化石依据,让“北京猿人”蜚声国际,创造了地质力学理论、第四纪冰川学说……在基础地质重要领域取得了不输当时国际水平的成果。

      20世纪50、60年代,百废待兴,“地质工作搞不好,一马挡路,万马不能前行”的紧迫深深刻在每一个中国地质人的心头。在极差的物质条件下,我国自己培养的11万地质学子带着“哪里需要哪安家”的红心奔赴五湖四海。随后,大庆油田、大港油田、胜利油田相继被发现,使我国甩掉了“贫油”的帽子;中条山斑岩型铜矿、招远金矿、白云鄂博大型铁矿和特大型稀有稀土金属矿床等陆续探明,使中国工业有了“粮食”。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提出,地质教育转向全面服务经济社会。进入21世纪,地质调查教育工作拓展了全球化视野,非常规油气、铀矿、天然气水合物等领域连获突破,城市地质调查方兴未艾,为国家能源安全和绿色中国、高新科技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地质调查科技创新大会暨纪念中国地质调查百年学术研讨会上,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对中国百年地质调查的“初心”做出了精辟的概括,并提炼出百年地质调查的五条经验。其中特别指出,创新驱动和人才战略是地质调查事业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源泉。

      同样在这次会上,“加快建设世界一流的新型地质调查局”被首次提出,并被赋予具体的内涵,将成为今后一个时期地质调查的新的目标。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钟自然强调,“三深一土”国土资源科技创新战略的顺利开展需要更多高素质的地质人才为支撑。着力培养高素质创新型人才队伍,着力培育新时期地质工作者核心价值观,已成为新时代对地质教育工作的要求。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地质调查百年是一部地质人才成长与进步的历史,是一部地质文化传承与弘扬的历史。请跟随记者的镜头,纵观中国地质教育理念精神的百年演变,探寻中国地质教育事业继续前行与可持续发展之路。

      杜向民,1957年10月生,黑龙江明水县人,中共党员。教授,硕士生导师。他于1982年1月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获地质资源勘查工学学士学位;199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经济学院,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95年7月,任长春地质学院党委副书记;1999年4月,任西安工程学院党委书记、院长;2000年4月,任长安大学党委副书记;2013年9月,任长安大学党委书记。

      杜向民先后承担并完成科技部、教育部等国家级、部省级各类研究课题16项,撰写出版学术专著和教材6部,在各类学术刊物发表文章40余篇,有多篇论文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国际《科学技术会议录索引(ISTP)》全文转载或收录。研究成果获陕西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2项、陕西省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陕西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1项,以及第三届全国高校德育创新优秀成果二等奖、第六次全国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优秀论文著作评选著作类二等奖等奖项。

      从1916年至今,中国的地质调查走过了百年风雨历程,创造了辉煌业绩。在中国地质调查的发端与发展过程之中,地质教育先行一步。如果自1909年京师大学堂设立“地质门”(即地质专业)算起,中国地质教育已有107年的历史了。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其中,地质教育工作起到了甚为重要的铸基作用。一部中国地质教育史,是中国近现代社会发展史的一个侧影。而从中国地质教育所蕴涵的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与铮铮风骨,同样可以触摸到近百年来中华民族在救亡图存、重新崛起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奋发图强的禀性与精神

      历史是一面镜子,解读或回味,继承或借鉴,对于中国地质教育事业的继续前行与可持续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长安大学党委书记杜向民教授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以后一直在地质类院校从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思想政治教育、高等教育管理、行业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对地质教育有着切身体会与独到见解,也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

      那么,100年来,中国地质教育经历了哪些发展阶段,孕育出怎样的理念与精神?新时期,国家发展与地质工作需要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地质教育,地质教育工作应该如何传承创新?利用杜向民教授来京参加“2016年地球科学与文化研讨会”之机,中国矿业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有人说,从某种角度看,西方的地质教育好象是以浪漫的“旅行地质学”形式开始的,中国地质教育的发端则显得比较凝重。在您看来,与西方国家相比,我国地质教育的开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进一步说,中国地质教育有什么特点?

      杜向民:的确不像西方以浪漫的“旅行地质学”形式为肇始,带有纯科学的意味,中国地质教育的理念与精神从一开始就渗透着民族觉醒、独立与解放的强烈意识,带有悲壮的色彩。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地质教育理念与精神和民族复兴的梦想融为一体,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发展战略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具体表现。

      中国地质教育理念与精神的演变是中国社会近现代史的一条逻辑线索,每一时期都有不同的时代内涵。但始终不变的,是它所蕴含的民族文化和行业文化,如自强不息、艰苦奋斗、辩证观物等价值理念和致思方法,特别是由此而沉淀生成的“三光荣”精神,已经成为地质行业的宝贵精神财富。

      记者:您刚才提到,我国地质教育发展始终与国家命脉紧密相连,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我国地质教育发轫的原因或背景?

      杜向民:鸦片战争后,我国门户洞开,腐败昏聩的清王朝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面前接连溃败,日益深重的民族危机使国人警醒、反思。在国门失陷、一落千丈的民族危亡之机,觉醒了的知识分子们自然把目光聚焦于西方的工具理性——科学。当时,中国地质奠基者之一的章鸿钊先生大声疾呼:“予尔时第知外人之调查中国地质者大有人在,顾未闻国人有注意及此者。夫以国人之众,竟无一人,焉得详神州一块土之地质,一任外人之深入吾腹地而不之知也,已可耻矣!且以我国幅员之大,凡矿也、工也、农也、地文地理也,无一不与地质相需。地质不明,则弃利于地亦必多,农不知土壤所宜,工不知材料所出,商亦不知货其所有、易其所无,如是而欲国之不贫且弱也,其可得乎。”



                  
    上一篇:广陵区教育网站制作通彩网络
    下一篇:教育部部署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0-2018 西安翻译学院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陕ICP备16002524号  网址:www.xfunews.com   网站名称:西安翻译学院新闻网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0以上